申請信用卡,遭遇銀行“黑箱”?
來(lái)源: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作者:王俊 馮戀閣2024-06-18 09:26

數字經(jīng)濟時(shí)代,金融業(yè)務(wù)數字化成為大勢所趨。以銀行風(fēng)控為代表的數字化技術(shù)能夠加強風(fēng)險管理、提升辦事效率,但算法模型背后仍有許多角落處在“黑箱”之中。

近日,阿偉就碰到了這一問(wèn)題。征信正常,能夠在其他銀行辦理信用卡的他,在民生銀行申辦信用卡時(shí),被以“綜合評分不足”的理由拒絕。后續他多次通過(guò)線(xiàn)上線(xiàn)下與銀行溝通,試圖弄清自己綜合評分為何不足,均未得到正面回應。針對修改不合理標簽、辦理信用卡的訴求,銀行的回應是:“您可以在三個(gè)月后重新嘗試提出新的申請?!?/p>

客戶(hù)信用評級是銀行風(fēng)控的重要組成部分。評分可以量化客戶(hù)的信用風(fēng)險,方便后續管理。但用戶(hù)對此全無(wú)知情權,且無(wú)法更正負面標簽,受訪(fǎng)律師表示,這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相關(guān)法律。

此外,一旦類(lèi)似“負面標簽”以數據共享或其他形式流出銀行內部,個(gè)體或將面臨整個(gè)數字系統的“凝視”、“為難”。

“黑箱”里面的“綜合評分不足”

近日,阿偉向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反映,自己在民生線(xiàn)上APP申辦信用卡,系統以“綜合評分”不足為由拒絕其申辦。

在被拒絕后,他先是到線(xiàn)下網(wǎng)點(diǎn)尋求幫助,又幾度撥打客服電話(huà)反饋投訴,都未獲得明確回應。

阿偉告訴記者,他名下有一張民生銀行儲蓄卡用以接收每月工資?!懊裆y行工資卡顯示是白金用戶(hù),個(gè)人信用良好、現金流穩定,不明白究竟是哪里有問(wèn)題?!彼蛴浾弑硎?。因為民生銀行沒(méi)有辦理成功,他于是在其他銀行申辦了信用卡,秒批成功發(fā)卡?!斑@意味著(zhù)我的征信是沒(méi)問(wèn)題的?!?/p>

這種情況并非孤例。記者在近日檢索黑貓投訴、微博、小紅書(shū)等平臺發(fā)現,有多位用戶(hù)發(fā)帖尋求幫助,稱(chēng)在中國農業(yè)銀行、光大銀行等銀行申請信用卡時(shí)被以“綜合評分不足”的理由拒絕。

查看用戶(hù)及評論區網(wǎng)友經(jīng)驗發(fā)現,這種情況的成因和解法似乎都在“黑箱”之中。

阿偉與銀行交涉過(guò)程中,客服表示評分不足成因比較復雜,且評估系統是銀行內部信息,無(wú)法詳細告知用戶(hù)。阿偉要求對方提供綜合評分具體情況、拒絕發(fā)卡的書(shū)面證明等材料,均被拒絕。

面對銀行規則消費者毫無(wú)辯駁權,或屬于霸王條款

銀行智能風(fēng)控模型是近年來(lái)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最成功的案例,以數據驅動(dòng)風(fēng)險管理,提高風(fēng)險管理效率、解決信息不對稱(chēng)問(wèn)題及降低風(fēng)險管理成本。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加持下,智能風(fēng)控模型貫穿了信用評分、反欺詐等貸前審查環(huán)節,用戶(hù)入口端的精準營(yíng)銷(xiāo)以及貸后回款或催收管理的全流程。

模型的確高效。但問(wèn)題在于,對普通公眾而言,任何算法模型都存在“黑箱”。

阿偉想弄清楚,自己在民生銀行風(fēng)控系統中被打了何種標簽,是否被貼上了負面標簽,用戶(hù)標簽是如何形成的,拒簽的原由到底是什么?自己在央行的征信并無(wú)問(wèn)題,被民生拒簽是否說(shuō)明民生風(fēng)控模型有紕漏,給自己打錯了標簽?這些情況自己理應有知情權。但現實(shí)是,他想要找銀行問(wèn)清楚,結果被來(lái)回踢皮球。從線(xiàn)上到線(xiàn)下,不斷與業(yè)務(wù)員、客服溝通交涉,卻無(wú)法得到一個(gè)基本情況說(shuō)明。

北京周泰律師事務(wù)所戴盈律師分析,銀行拒絕為消費者開(kāi)通信用卡卻不說(shuō)明理由的,消費者如需申訴,首先要了解是出于什么具體原因被拒絕;第二步在銀行告知拒絕辦理的原因后,如消費者認為存在信用信息登記錯誤,可以向銀行提出異議,要求予以更正。

申請銀行信用卡被拒往往與消費者的信用信息記錄相關(guān)聯(lián),消費者可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8條和第28條主張知情權;同時(shí),根據各個(gè)省市制定的社會(huì )信用條例,商業(yè)銀行作為信用信息的使用者通常應承擔公布信用信息異議規則和為信用主體(消費者)提供異議渠道的責任?!爸闄嗍窍M者最基礎的權利,就算消費者無(wú)法強行要求銀行為其提供信用卡服務(wù),但銀行至少有義務(wù)告知問(wèn)題所在,而不是讓消費者去猜?!贝饔f(shuō)。

此外,阿偉擔心的是,倘若自己被民生銀行打上了負面標簽,是否會(huì )和其他平臺共享,進(jìn)一步損害自己潛在利益。對此,銀行客服回應稱(chēng),這只是民生銀行本身的風(fēng)控系統,并不涉及其他銀行。

他的擔憂(yōu)并非空穴來(lái)風(fēng)。大銀行有建立自身風(fēng)控系統的能力,但是不少中小銀行仍以外部采購為主,以購代建來(lái)降低成本;此外,許多金融機構會(huì )選擇與具有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科技公司在風(fēng)控領(lǐng)域展開(kāi)合作,這些合作也會(huì )涉及數據共享。

一旦“負面標簽”被擴大化,個(gè)人面臨的或許是整個(gè)數字系統的“為難”。

戴盈分析稱(chēng),銀行建立自身風(fēng)控系統是銀行內部管理的權利,某一銀行風(fēng)控模型必然影響消費者在其他地方的征信信息主張缺乏事實(shí)證據。但對于消費者而言,銀行需要提供反饋渠道,保障消費者權益,銀行與消費者之間受經(jīng)營(yíng)者與服務(wù)對象的權利義務(wù)約束?!般y行可以制定規則,但如果該規則影響了消費者的權益,又實(shí)質(zhì)性地剝奪了消費者反駁或申訴的權利,就變成了一種隱形的霸王條款?!?/p>

以《廣東省社會(huì )信用條例》為例,第三十九條指出,信用主體有權獲取自身社會(huì )信用信息的歸集、采集、公開(kāi)、共享、查詢(xún)和應用情況,以及其信用報告載明的信息來(lái)源和變動(dòng)情況。第四十四條中也指出,發(fā)現市場(chǎng)信用信息錯誤、失效或者發(fā)生變更的,采集信息的單位應當依法依約修改和處理。

針對消費者被來(lái)回踢皮球、投訴無(wú)門(mén)的情況,除卻銀行自身的管理完善,也應有外部監督機構為業(yè)務(wù)“把脈”?!稄V東省社會(huì )信用條例》第四十八條規定:市場(chǎng)信用服務(wù)機構、信用服務(wù)行業(yè)組織以及其他企事業(yè)單位、社會(huì )組織,應當建立市場(chǎng)信用信息異議處理渠道,明確異議處理規則并向社會(huì )公開(kāi)。

責任編輯: 冉超
聲明:證券時(shí)報力求信息真實(shí)、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shí)質(zhì)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fēng)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shí)報”官方APP,或關(guān)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shí)了解股市動(dòng)態(tài),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huì )。
網(wǎng)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fā)言
發(fā)送
網(wǎng)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gè)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shí)報立場(chǎng)
暫無(wú)評論
為你推薦
時(shí)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diǎn)視頻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