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b605j"></strike>


<u id="b605j"></u>

    <u id="b605j"></u>

    欠款恐超6000萬元!知名教育平臺疑似“跑路”,資金可能被挪用!
    來源:證券時報網作者:e公司 趙亦弘2024-05-26 19:08

    近期,超800位線上講師聲稱,國內在線學習平臺CCtalk提現遲遲無法到賬,此前平臺承諾的資金排期兌付仍未兌現;與此同時,CCtalk微信公眾號主體在5月2日發生變更,種種跡象令眾多用戶懷疑平臺“離跑路不遠了”。

    據部分員工透露,CCtalk已經以相對低廉的價格出售有近600萬粉絲的微信公眾號,近兩個月內公司員工也疑似出現薪資打折發放和欠薪的情況。

    CCtalk是國內知名互聯網教育平臺,平臺本身不生產內容,而是由入駐平臺的第三方教育機構或網師進行授課,重點課程品類包括公考、考研、繪畫、小語種、設計等。

    CCtalk除了提供互聯網教育技術服務外,還是代收學費的第三方平臺,學生在該平臺上繳納學費,該平臺在代收的學費中抽取傭金,這一模式也是互聯網教育服務商的最主流的盈利模式。機構或講師通常在平臺申請提現后,7個工作日可到賬。

    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CCtalk目前整體欠款資金規模超過6000萬元,資金無法兌付給講師與機構的原因眾說紛紜,市場上流傳的說法是資金已被挪為他用。相關知情人士透露,該資金可能被用于解決此前公司內部股權糾紛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CCtalk股權糾紛不斷,牽扯出曾經互聯網教育行業最早籌備港交所上市的滬江股權紛爭,CCtalk曾是滬江旗下兩大業務之一。退課退款難也并非CCtalk獨有的問題,目前已成為當前互聯網教育行業被詬病的共同頑疾。在黑貓投訴平臺上,關于付費網課的投訴量高達4萬余條,大多數涉及退費難問題,涉及慕課網、考塔網、高途課堂、有道考資等眾多互聯網教育機構。

    在行業增速逐步放緩的當下,在商業模式的不確定性中,如何告別燒錢換增長,并探索出健康良性的成長模式,是今時今日互聯網教育行業需要考慮的新問題。

    大規模學費難以提現

    CCtalk提現難始于2023年7月,彼時多個維權微信群、QQ群號開始在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媒體平臺蔓延。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平臺提現在線維權人數達到884人,欠款金額從幾千元到幾十萬元不等,最多的達到百萬元以上。根據多個群聊內容顯示,多數維權講師跟平臺多次協商后,提現款項至今仍未到賬。

    “2023年6、7月的時候,CCtalk相關工作人員曾經私下提醒過我們,有學費存放在平臺的話要及時提現,但當時我們業務量很大,一心只想著擴大業務增收,所以沒當一回事,那時我們有50多萬元在平臺上,現在想來,估計平臺從那時候就開始有了資金斷裂問題?!蹦晨佳休o導機構的負責人石靜(化名)對記者表示,該機構是CCtalk平臺最早的一批用戶之一,在該平臺每年現金流水超過500萬元。

    石靜進一步表示,2023年7月,CCtalk平臺進行了升級,結算周期變成半個月結算一次。也正是從2023年7月開始,陸續有講師發現平臺提現到賬的速度變慢了。

    到2023年11月,網上開始大面積出現CCtalk無法提現言論,越來越多的個人講師與教育機構發現CCtalk后臺資金難提現,即使顯示提現成功也始終沒收到賬款?!?1月的時候,CCtalk跟我們對接的負責人告訴我們,我們在平臺賬戶的50多萬元估計是取不出來了,我那時立刻跟幾個團隊核心成員去了CCtalk上??偛楷F場,發現去現場討債的人很多,并有警察在現場維護秩序?!笔o告訴記者。

    相較于僅在線上與平臺協商,現場討債效率似乎更高,平臺至少會出具一份暫時可行的還款方案?!叭ガF場討債的人很多,有一位從河南來的英語教師直接住在了CCtalk總部里,聽說CCtalk欠他的錢有幾十萬,他就每天在公司洗漱、洗頭、吃外賣,也不公開鬧事,用這種軟暴力的方式惡心CCtalk,據說堅持了大概幾周,CCtalk跟他私下解決,他才從公司搬走了?!绷硪晃辉タ偛楷F場討債的講師向記者表示。

    (圖源自CCtalk維權群聊)

    石靜稱,CCtalk先還了部分款項,剩下的錢承諾分期付完,但實際上平臺承諾并未履約,與其溝通后又更換還款方案,結果又未按照承諾的款項償還,直到現在仍未給出下一步解決方案。

    CCtalk“跑路”疑云

    讓眾多講師與機構感到不安的是,CCtalk在欠款糾紛尚未解決時,卻突然被曝出變更了法人代表,之后在未提前公示的情況下,平臺官方微信公眾號也發生主體變更,“種種現象都透露出平臺似乎要跑路的信號”,多位在CCtalk授課的講師向記者坦言。

    企查查資料顯示,CCtalk的國內運營主體為上海仙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仙櫟科技”),今年2月21日以來,仙櫟科技新增20條開庭公告,案由均為網絡服務合同糾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1日,仙櫟科技的法人代表由原董事長、CEO兼創始人宋相偉變更為李璐。據悉,這一做法令CCtalk內部人士也倍感困惑。這一變化的結果是,宋相偉隱入后臺,新上任的法人代表李璐開始應對一波接一波的要債人。

    5月2日,CCtalk微信公眾號發布粉絲遷移通知,用戶此前關注的CCtalk服務號將業務轉移至一個叫“點外賣前去領券”公眾號下。當日該事件沖上微博熱搜,CCtalk回應表示,為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和欄目內容體驗,原CCtalk官方微信公眾號“CCtalk服務號”已遷移至“CCtalk創享家”。

    (CCtalk微信公眾號發布粉絲遷移通知)

    CCtalk在當下敏感時間節點變更法人代表,原因仍不明朗。企查查資料顯示,2023年7月—9月期間,仙櫟科技原法人代表宋相偉共產生三條被限制高消費記錄,被限高涉案金額約為1205萬元,同時又涉及多個司法案件。

    對于公眾號發布粉絲遷移通知,一名接近CCtalk的人士表示,“微信公眾號變更應該是該平臺為了變現還錢而低價出售資產,CCtalk微信公眾號約有600萬粉絲,聽說實際賣出去的價格遠低于其市場價值?!?/p>

    記者了解到,CCtalk目前整體欠款資金規模超6000萬元,其中有部分資金以抵扣方式抵消欠款。換言之,講師或機構未來若繼續使用該平臺授課,該平臺將降低對其抽傭比例,從8%降至4%,以此抵消部分尚未還清的歷史款項,簽署該抵扣協議的講師與機構將被優先安排還款。

    平臺資金是否被挪?

    退課、退款難是當下互聯網教育行業被詬病的共同問題。記者在黑貓投訴平臺發現,截至今年3月末,關于付費網課相關的投訴超4萬條,其中,后續退費難是用戶投訴的一大主要問題。

    但是,此次CCtalk提現難事件,讓眾多學生、教師與教育機構都質疑的是,在預收學費模式下,大量學費直接進入以CCtalk為代表的互聯網教育服務平臺賬戶,而押在第三方平臺的錢卻無法提現了,原因何在?資金是否被平臺挪用?

    資金去向的答案,藏在互聯網教育平臺的商業模式里。

    CCtalk原是教育機構滬江旗下主要業務之一。根據滬江2018年申請上市時提供的招股書,CCtalk的營收構成包含銷售總額分成、技術服務費和定制增值服務費三部分。CCtalk除了向企業用戶收取技術服務費,針對授課的商戶和自雇網師,會按其在平臺上的銷售總額的協定百分比收取費用。

    上述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7年以及2017年前八個月和2018年前八個月,CCtalk平臺掛網課程的全站交易凈額分別為人民幣380萬元、2.36億元、5870萬元及6.68億元。2018年前八個月的全站交易凈額,是2017年前八個月的11.4倍,這一增速在彼時的互聯網教育服務平臺中可謂“遙遙領先”。

    官方平臺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末,CCtalk服務機構25萬家、學員數量4500萬、課時數量5000萬。

    從上述經營數據看,CCtalk的增長似乎有無限的想象空間。然而現實情況卻是,自2019年滬江沖刺港交所上市失敗以來,CCtalk陷入連年虧損當中,原因在于其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其賴以生存的平臺服務費無法覆蓋日常運營開支。

    “CCtalk平臺已經連續虧損幾年了,平時收取的平臺服務費只夠維護日常運營,作為互聯網教育服務平臺,服務器租賃是該平臺目前最大頭的運營開支,每個月支出預計超過100萬元?!币幻咏麮Ctalk平臺的人士向記者透露。企查查資料顯示,CCtalk于2022年4月完成數億元A輪融資,并根據上市目標搭設了股權架構。

    上海市光明律師事務所陳鐵嬌律師向記者介紹,從成本來看,以CCtalk平臺為代表的這類互聯網教育公司,除去人員工資之外,營銷服務費、服務器租賃費、運營維護費等均為企業的正常經營成本。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騰飛,上述運營成本愈發巨大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此外培訓課程銷售還分為淡季旺季。綜合多個原因,不能僅依據現實無法體現的情形認定存在挪用的情形,在應收賬款賬期調控不當的情況下,公司可能出現資金無法體現的現象,但并不能直接推斷出公司有違法經營的行為?!标愯F嬌分析。

    此外,一名教育行業投融資人士還向記者透露,CCtalk的資金鏈斷裂可能還與公司股權糾紛有關,由于CCtalk原股東團隊與現團隊在股權架構上仍存在較大分歧,CCtalk可能耗費了大量資金解決公司內部股權糾紛。

    燒錢換增長未獲資本市場認可

    提起CCtalk原團隊,滬江與伏彩瑞是繞不開的關鍵,CCtalk原是滬江旗下主要業務之一。CCtalk如今入難敷出的運營困境,或許在滬江因盈利模式不受認可而上市失敗時,就已透露出隱隱可見的必然性。

    滬江曾與新東方被并稱為內地兩大互聯網在線教育巨頭,兩家公司同在2018年申請赴港上市。伏彩瑞帶領其創辦的滬江開拓CCtalk新業務、獲得多輪融資、沖擊上市失敗的歷程,亦可被視為中國互聯網教育行業發展的縮影。

    2001年5月,上海理工大學英語專業學生伏彩瑞創辦滬江語林網,此為滬江的前身;2009年滬江成立在線教育平臺滬江網校,滬江教育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也在這一年成立。

    回溯中國互聯網教育行業的發展階段,2006—2012年是互聯網教育機構的探索期,這一時期多個在線教育龍頭公司成立;2013—2017年則是互聯網教育行業的爆發期,互聯網教育投融資市場十分火熱,行業進入高速增長期。2017年下半年起,在政策逐漸收緊的背景下,互聯網教育行業整體有所降溫。

    滬江于2018年7月向港交所正式遞交上市申請,根據招股書,滬江彼時業務主要分為自營品牌課程業務滬江網校以及CCtalk兩部分。從招股書來看,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滬江總營收分別為1.84億元、3.4億元和5.55億元,2018年前八個月,其營收為4.36億元,營收增速較為可觀。

    平臺迅速增長的背后,也是互聯網教育市場規模的高速增長。2017年中國互聯網教育市場規模達到250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6.3%;Frost & Sullivan曾在2018年預計,2022年中國互聯網教育的市場規模將達到人民幣5792億元,2017—2022年預計年復合增長率將達到23.8%。

    然而,滬江卻連續三年大幅虧損,也并未讓資本市場看到其盈利模式的可持續性。滬江2015年—2017年累計虧損12.4億元,2018年的前8個月虧損8.63億元,這一虧損已遠超2017年的數值。其中廣告與營銷支出高企,成為滬江持續虧損的主因,2016年、2017年,滬江營銷費用分別占當年營收的78.5%和67.6%。

    (招股書顯示 滬江2015年—2017年連續虧損)

    對比同時申請上市的新東方在線,其招股書顯示,2017年,新東方在線的銷售成本1.43億元,而滬江的銷售成本則為2.23億元。

    華金證券研究所傳媒組首席分析師倪爽向記者分析,在近幾年的高速發展下,互聯網教育平臺之間的同質化較為嚴重,市場競爭更為激烈,這使得營銷推廣成本提升,同時市場競爭又導致課程價格難以提高。

    獲客成本、轉化率和續費率是衡量一家互聯網教育公司能否實現盈利的重要財務指標。幾年前,有互聯網教育從業人士接受媒體報道時表示,大部分的在線教育企業都面臨盈利難的問題,滬江也不例外,“滬江這類公司模式不新穎,沒有講故事的點,而且一直在虧損燒錢,后期盈利相對困難?!痹搹臉I人士彼時指出。

    或是燒錢換增長的模式未受資本市場認可,滬江2018年申請的上市事項以失敗告終。2019年滬江管理層巨變,創始人伏彩瑞卸任公司董事長,資方代表宋相偉出面接任滬江董事長一職。CCtalk的業務在2021年被單獨分出,由仙櫟科技擔任運營主體,宋相偉出任仙櫟科技董事長、CEO兼創始人。

    當時市場猜測,滬江的創始團隊因上市未果導致對賭失敗而出局,滬江與A股上市公司皖新傳媒簽署的《投資合作協議》也有跡可循。但根據上述教育行業投融資人士透露,目前滬江創始團隊與現任CCtalk團隊在股權架構上仍未完全達成共識,滬江創始團隊尚未完全退出,團隊對退出資金分配存在較大爭議。

    “流血”上市的互聯網教育企業

    中國互聯網教育行業經過近20年的曲折向上發展,經歷過高潮迭起的紅利期,也正在經歷接踵而至的低谷期。在行業增速逐步放緩的當下,在商業模式的不確定性中,如何告別燒錢換增長,并探索出健康良性的成長模式,或是今時今日互聯網教育行業需要考慮的問題。

    雖然當前互聯網教育的市場增速正在放緩,但其中細分的職業考試培訓市場規模、成人興趣教育、技能教育等領域仍有可觀的增長空間。弗若斯特沙利文曾發布報告顯示,預計2026年涵蓋公職人員、事業單位等在內的職業考試培訓整體市場規模將達1230億元,2020—2026年復合平均增長率為11.3%。

    2023年,互聯網教育行業迎來新一波上市熱潮,量子之歌、粉筆科技等公司在國內互聯網教育領域成功上市,聚焦興趣教育的量子之歌登陸美股納斯達克,粉筆科技赴港上市成為“互聯網職教第一股”,此外邁越科技、納米盒以及“智慧樹”品牌母公司卓越睿新數碼等紛紛遞交招股書。

    近兩年申請上市的互聯網教育公司,均難逃“流血”上市的歷程。例如,專注公務員考試培訓的粉筆科技在2019—2021年也采取燒錢換市場的策略,該公司自2020年起著力在線下市場開疆拓土,導致各項成本大幅增加,由此虧損規模逐年擴大。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九個月,粉筆科技收入規模增長明顯,分別實現收入11.6億元、21.3億元和26.3億元,但同期該公司分別錄得凈利潤1.54億元,-4.84億元、-12.28億元。

    專注成人興趣教育的量子之歌依靠高額的營銷費用投入,換來了注冊用戶數的明顯提升,但其手握七千余萬注冊用戶,仍深陷持續虧損的困境,不到三年的時間,量子之歌共計虧損6.46億元。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財年、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財年和截至2022年9月30日止2023財年前三個月,量子之歌錄得凈虧損分別為3.16億元、2.33億元以及9727.8萬元。量子之歌曾直言不諱地表示,公司業績虧損主要是銷售和營銷活動的巨額支出所致。

    此外,自從提現難事件被用戶擺上臺面后,CCtalk大量用戶流向小鵝通、伯索云課堂等同行平臺。但一名教育行業投融資人士曾向記者透露,伯索云課堂在資金方面也面臨與CCtalk類似的情況,“其財務狀況可能也比較脆弱”。

    陳鐵嬌律師提示,一旦發生教育機構無法兌付的情況,受害者可以先通過市場監督管理局投訴,進行協調。無法退賠的,進一步向行業監管機構投訴,由保證金賬戶退賠;或者采取訴訟措施,直接向有管轄權的法院發起訴訟。

    展望互聯網教育行業未來發展方向,尚普咨詢集團指出,以CCtalk為代表的這類B2B2C平臺,其模式的優勢在于可以利用線下合作方的品牌、渠道和用戶資源,降低用戶獲取成本和風險;同時可以提高線下合作方的服務質量和效率,增加其競爭力和收益。

    【記者觀察】互聯網教育企業的“上市依賴癥”是時候打破了

    近期,超800位線上講師聲稱,存放在國內在線學習平臺CCtalk的學費無法提現。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CCtalk目前整體欠款資金規??赡艹^6000萬元,該資金可能被用于解決此前公司內部股權糾紛問題。

    CCtalk是國內知名互聯網教育平臺,從其盈利模式來看,這一平臺除了提供互聯網教育技術服務之外,還是代收學費的第三方平臺,學生在該平臺上繳納學費,該平臺在代收的學費中抽取傭金,這一模式也是互聯網教育服務商的最主流的盈利模式。

    整個互聯網教育服務平臺的“大廈”,都建立在這個看起來簡單穩固的“地基”之上。但基于這一盈利模式的互聯網教育公司,卻普遍缺乏充足的自我造血能力,上市則順勢成為互聯網教育企業的最優選擇。

    CCtalk曾有過一次不成功的上市經歷,它曾是教育機構滬江旗下兩大業務之一。滬江曾與新東方被并稱為內地兩大互聯網在線教育巨頭,兩家公司同在2018年申請赴港上市。不過,滬江的招股書中的三年連續大幅虧損的數據,無不顯示出其燒錢搶占市場、流血換增長的“戰斗史”,卻并未讓資本市場看到其盈利模式的可持續性,彼時滬江的上市事項也以失敗告終。

    滬江失敗了,下一個“滬江”揭竿再起。燒錢換增長是典型的互聯網企業思維,如今卻成為教育類企業謀發展的方式,也成為當下互聯網教育企業共同選擇的上市路徑。

    如2023年在美股成功登陸的量子之歌、在港交所成功上市的公考培訓機構粉筆科技等公司,在上市前均采取燒錢換市場的策略,量子之歌為搶占用戶群體大量投入營銷與銷售,粉筆科技為在線下市場“攻城略地”同樣在行政、銷售及營銷、研發等方面大幅投入。在巨額開支投入之下,量子之歌、粉筆科技紛紛陷入連年擴大的虧損中。

    當下的互聯網教育企業似乎患上“上市依賴癥”,將敲鐘上市作為企業的終極目的地。但需要注意的是,當上市本身成為一家公司的終點,或意味著原有的商業模式本就較為脆弱。一旦上市不成功,這類企業原有的盈利模式缺陷便暴露無遺。

    互聯網教育企業的盈利來源通常包括內容收費、平臺抽傭、會員服務、廣告收費以及定向增值等幾種,只有通過合理的獲客成本,得到更高的轉化率,這類企業才能開始賺錢,更高的續費率才能讓收益延續,最終實現盈利。

    但是,大規模的支出在短期內并未實現更高的轉化率,高獲客成本是挫傷互聯網教育企業利潤的關鍵因素。例如,各互聯網教育企業大規模的廣告投放形成了“死循環”,規模投放的公司可以源源不斷獲取新客戶,而其他教育公司若不跟進投放,就要面臨客戶流失的問題。在上市之前,多數互聯網教育企業主要依靠一輪輪融資來支撐企業在營銷推廣上的巨額投入,同時還要覆蓋日常運營,因此,資本市場對于互聯網教育企業的自我造血能力及其可持續性一直持謹慎態度。

    上市失敗帶來的間接后果是資金鏈斷裂、大規模違約,這在互聯網教育行業逐漸演變成了一種不甚健康的商業生態,退課退費難成為行業被詬病的共同頑疾。以CCtalk此次提現困難事件為例,在互聯網教育服務平臺領域,CCtalk已經成為行業的頭部公司,但就是這樣一家行業內的頭部機構,也因上市不成功而間接導致整體資金鏈斷裂,公司自身運營岌岌可危,從而妨礙近500家機構正常運營,影響的學生、講師人數近百萬。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以CCtalk為代表的互聯網教育企業違約事件,或在其以上市為終極目的時就已埋下伏筆,互聯網教育企業的“上市依賴癥”是時候被打破了。事實上,企業在初創過程中需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敲鐘上市不應成為企業的終極目標與最高光時刻,企業的高光時刻或應是為客戶、為市場、為社會提供預期的價值。

    責任編輯: 陳麗湘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18禁免费无码无遮挡网站_免费永久看黄在线观看_久久中文字幕,亚洲日韩欧美综合